[加为收藏] [设为首页]

当前位置:沭阳新闻中心 > 读书看报 >

上海举办史料研究座谈会纪念世界书局创始百年_0

原题目:上海举行史料研究座谈会留念世界书局创始百年

  中新网上海9月21日电 (记者 许婧)由上海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、上海市出版协会、中国近现代新闻出版博物馆(筹)结合主办的世界书局史料研究座谈会21日在上海市政协举办。

  来自上海文史界、学术界、出版界的专家学者80余人,围绕世界书局以及上海出版史料的征集和研究展开了研讨,中国近现代新闻出版博物馆(筹)编印了馆刊《世界书局文献史料汇编》,共收集文献31篇计25万余字。

  上海是中国近代出版事业的发祥地和出版中心。民国时期有出版社或书局300余家,出版的图书、杂志数目众多,对近代政治、经济、文化、教导、实业发生过重大而积极的影响。

  世界书局由沈知方先生创建于1917年,1956年大部并入公私合营,部分迁往台北经营。

  与会者以为,世界书局以及出版家沈知方的出版理念和经营之道,在当时起了积极作用,对后世仍有借鉴意义。

  世界书局在上世纪二十年代,曾与商务印书馆、中华书局并称为当时全国教材出版的三大出版机构。三十年代,跃升中国的“四大书局”之一称雄一时。50年代登记世界书局出版物,证实其除杂志以外,共出版图书5500余种。波及门类齐全,种类丰盛。从当时的书目可见,除创始初期出版过的鸳鸯蝴蝶派和猎奇读物以外,其主体出版以教科书、大众读物、学术专著以及适用类工具书为主,在追随时代潮流,流传科学文化知识,传承中华文明以及启发民智方面起过踊跃的作用。尤其在辛亥革命时期出版先进书刊、抗日战争时期出版抗战读物,显示了书局的出版定力。在学术出版上,1928年至1933年五年间出版过风靡一时的《ABC丛书》154种(164册),影响很大。

  说起世界书局必定要提到其创始人沈知方。近年中国已有正式出版物将其列入民国时期十大出版家。作为一位出版者,沈知方曾于1900年加盟商务印书馆并受到夏瑞芳先生的赏识和重用,辛亥革命前后与商务的同事陆费逵一起在中华书局起过重要作用,1917年又脱离中华单独开办世界书局。他以一己之身,历中国历史上三大书局。在日本统治上海时代,敌伪政府屡次以利相诱,甚至在世界书局发行所内引爆定时炸弹,致一死一伤。但世界书局领导人及沈氏态度坚决,不为所动,坚持了民族气节。沈知方此时重病在身,立下遗嘱“近遭国难,不为利诱,不为威胁”,命其后人不得与日伪妥协。

  由于历史的原因,许多年青的出版人已不知世界书局这段历史。与会者注意到,上世纪六十年代,上海市政协等有关机构曾组织过对世界书局史料的撰写,改革开放后,出版家吉少甫、刘冰等人也写过翔实的介绍文章。有关世界书局的介绍还见诸于图书和报刊。大家认为这对保留历史文献、增进研究创造了很好的前提。

  上海是近代出版的中心,曾创造过许多的经验和光辉,今年是商务印书馆创始120年,中华书局开创105年,世界书局创始100年。进入新世纪,上海的出版界面临机会和挑衅,出版人仍要建立信心,富有文化担当,继承前人的优良传统,开辟创新。

  出席座谈会的上海市政协文史委主任马建勋强调,一要持续重视上海出版史料的征集。上海是近代出版的中心,位置特殊,史料丰富,是个富矿,深刻挖掘价值很高。二要客观、真实、全面地看待历史、反应历史。要留存党领导的出版事业以及左翼文化的史料,也要多方面地挖掘民族出版事业的史料。三要在存史的基本上增强学术研究和借鉴,使资料起到“存史、资政、团结、育人”的作用,为建设上海国际文化大都市,为中华民族伟大中兴服务。(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