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加为收藏] [设为首页]

当前位置:沭阳新闻中心 > 本地新闻 >

新疆魔鬼林里沉睡的胡杨,神秘又魔幻,是世界

从库车县城南行约50公里就到达沙雅县城,从沙雅县城向西南方向行走,过塔里木河大桥,在距县城约70公里处有一片枯死的胡杨林,因枯杨或卧或立、形态奇形怪状而称为“魔鬼林”。

在沙雅县境内的塔里木河故道上,枯死的胡杨树兀立在荒原上,有的如恐龙昂首,有的像蜥蜴争斗,有的似苍鹰盘旋,有的像鬼怪怒吼。

塔里木河在历史上曾多次改道,许多参天的胡杨树因水的枯渴而失去绿色,所有植被也都销声匿迹,而唯独胡杨虽经风沙的打磨,仍以它那光秃惨白的身躯诉说着曾经的辉煌与世间的苍桑。

一大早,太阳冉冉升起,我们乘车顺着正在修建的217国道向胡杨林进发。车窗外,田野、农庄、树木沐浴在清丽的阳光中。

到了中午两点多钟,我们终于来到塔里木河岸边。时至正午,艳阳高照,天,湛蓝的如海水一般,在太阳光的照射下,散发出耀眼的光芒。有的地方,冰雪正在融化,几只野鸭正在戏水,一只苍鹰在河面的上空盘旋。

“看!那就是‘魔鬼林。”领队的小张指着公路南边的一片沙包说道。我们放眼望去,只见一望无际浩瀚粗犷的大漠中,沙丘绵延起伏向远处延伸,满目的大漠中见不到一星绿色,只有满眼衰败稀疏的荒草和一棵棵枯死的胡杨树,枯死的胡杨树像一座座墓碑矗立在旷野中,显得凄凉,让人不忍目睹。

下了车,我们克制着内心的激动,屏住呼吸,踩着衰败的荒草,向迷宫般的“魔鬼林”走去。 黄沙漫漫,四周寂静无声,登上沙丘顶,枯死的胡杨林一眼望不到边。胡杨林的前面是沙漠,越往前沙丘越大,大的沙包有三四十米高,方圆几百米,迎风面陡峭壁立,背风面浑厚圆实。

沙丘被风刮成各种形状,有的像一个大蘑菇,有的像张大嘴的狮子,有的如匍匐的骆驼,有的如倾塌的城堡,形态万千。 在黄沙之中,站立着一棵棵干残枝断的枯树,树身乌黑,树皮大部被风沙剥落,残存的也被风撕成一缕缕垂挂在残枝上。

走进魔鬼林,这里似乎没有生命的存在,放眼望去,尽是茫茫的黄沙和枯死的植被;粗大的枝干像一个个木桩钉在地上,枯死的胡杨陈尸遍野,东倒西歪,稀奇古怪的形状仿佛是临终前痛苦挣扎的身影。

满儿都是呼啸的风声,没有昔日的鸟鸣兽吼。乍眼看去,这里似乎就是生命的禁区。风沙吹过,呼啸的是胡杨千年不倒不死不朽的神话。闭上眼,让魔鬼林把你带到是空的深处,看河流变幻,看瀚海沙浪起伏,看胡杨不去的沧海桑田。

眼望这片枯杨,虽树形似根雕般又如的大自然的鬼斧神工,给人带来一定的审美愉悦;但望着那些似在挣扎抗争的躯体和如奋臂呼号的枝桠,又不免使人心情郁结、悲从中来。

它们似强悍的武士,威武不屈,虽死倚剑而立,又似白衣少女,佛袖起舞,婀娜多姿。他们虽然不再有生命附体,也不再有秋色迷人的靓丽,但以其苍劲和多姿的风韵向世人展示他的顽强与不屈。

胡杨赖以生存的是塔里木河。由于塔里木河经常改道,每年7月,随着天山的冰雪融化,洪水肆虐,这时河道可以宽至数公里。沙漠的胡杨就是靠塔里木河的水滋润养育而繁衍。由于河水改道而远离塔里木河的胡杨,得不到河水的恩泽,胡杨就会慢慢枯死。

这里被游客称为新疆“最震撼人心的地方”,胡杨是树木中起源最早的类群,被称之为植物的 活化石 ,一棵胡杨的主根,可以穿越地层一百多米,生而不死一千年,死而不倒一千年,倒而不朽一千年的胡杨精神在此体现得淋漓尽致。

夕阳西下,天边升起一抹艳红的彩云,光线柔和,整个胡杨林变得宁谧旷远。枯树由强光下纹理森然,变成剑指弩张的剪影,更增添了凄清感。这片枯树林用它那不朽的身躯和魂灵造就了这般奇景,仿佛在向世人诉说着对生命之水的强烈渴望。